研究生盲目扩招质量难保证,盲目扩招难保质量

作者:大发科技

时评:研究生教育亟需“由胖变壮”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高校学科专业办学能力建设是基础,导师指导能力建设是核心,研究生学习能力是关键。

  • 国际教育嘉年华周日重磅来袭 点击抢票
  • 12位国际教育专家超实用升学规划指导讲座排期
  • 四场全真模拟课堂:烘焙、西餐礼仪、戏剧体验
  • 现场与小黄人亲密合影 搭玲珑塔赢取万元大奖
  • 时间:2014年10月19日 9:00-17:00
  •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郎园艺文中心
  •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点击链接进入报名
  • 教育APP哪家强? 抢票:移动时代教育再创业
  • 教育盛典27日举行 大咖雄辩在线教育
  • 濮存昕将现身盛典 论坛:奔跑吧在线教育
  • 牛文文“重度垂直”助传统企业升级
  • 台民办教育如何拥抱互联网 韩国大咖4年挣8亿
  • 2014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发布 详细榜单
  • 大咖共议移动互联时代教育机构如何再创业
  • 教育盛典主题视频:指尖上的中国教育
  • 濮存昕做客盛典:六字人生心得影响年轻人
  • 台湾培训学校为何衰败 韩国智能在线教育

据报载,在日前召开的中国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2014年国际论坛上,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指出,自1981年我国学位制度建立以来,30多年间共培养博士研究生49万人,硕士研究生426万人,其中,近5年培养的研究生约占培养总量的50%。他提出,我国研究生教育的发展方式将从注重规模发展转变为注重质量提升。

高校学科专业办学能力建设是基础,导师指导能力建设是核心,研究生学习能力是关键。

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在南开大学[微博]承办的中国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2014年国际论坛上表示,目前,我国高层次人才培养无论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是与自身需求相比,都还有较大差距。

图片 4漫画:朱慧卿

众所周知,在过去一个时期,我国高等教育经历了一个规模快速扩张的时期。研究生教育是高等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高等教育规模扩张本身包括了研究生教育规模的扩张。21世纪以来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据统计,自2001年到2013年,研究生教育的发展势头更为强劲,录取人数由13.3万人增长到53.9万人,增长率为305.26%;在学研究生总人数则由39.33万人增长到179.4万人,增长率为356.14%。研究生教育的录取人数增长率和在学研究生总人数增长率都保持了很高的水平,超过了同期高等教育在学总人数和普通高校在学生总人数的增长率。

据报载,在日前召开的中国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2014年国际论坛上,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指出,自1981年我国学位制度建立以来,30多年间共培养博士研究生49万人,硕士研究生426万人,其中,近5年培养的研究生约占培养总量的50%。他提出,我国研究生教育的发展方式将从注重规模发展转变为注重质量提升。

他透露,我国目前在学研究生总数约为170万人,大致相当于美国上世纪80年代注册研究生的规模。2012年我国博士生毕业总数为5.6万人,约为美国的40%,硕士生毕业总数约为56万人,不到美国的70%。

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在南开大学[微博]承办的中国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2014年国际论坛上表示,目前,我国高层次人才培养无论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是与自身需求相比,都还有较大差距。

现在,我们不但在研究生教育的规模上有前所未有的突破,而且建立健全了研究生教育培养的学科专业体系。不仅如此,还发展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专业学位教育的规模得到了快速增长,结构也得到了显著改善。

众所周知,在过去一个时期,我国高等教育经历了一个规模快速扩张的时期。研究生教育是高等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高等教育规模扩张本身包括了研究生教育规模的扩张。21世纪以来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据统计,自2001年到2013年,研究生教育的发展势头更为强劲,录取人数由13.3万人增长到53.9万人,增长率为305.26%;在学研究生总人数则由39.33万人增长到179.4万人,增长率为356.14%。研究生教育的录取人数增长率和在学研究生总人数增长率都保持了很高的水平,超过了同期高等教育在学总人数和普通高校在学生总人数的增长率。

教育部官员关于我国高层次人才不足的说法,被一些专家视为继续加大研究生扩招的信号。

他透露,我国目前在学研究生总数约为170万人,大致相当于美国上世纪80年代注册研究生的规模。2012年我国博士生毕业总数为5.6万人,约为美国的40%,硕士生毕业总数约为56万人,不到美国的70%。

规模的扩大和体系的完善只是表明我国研究生教育具有了培养高层次人才的基础和潜力,培养能力的高低则直接决定研究生教育的水平和质量。一个低水平的庞大体系是不可能有多大的积极影响的,更不可能有国际竞争力。追求高水平和高质量是研究生教育永恒的目标,在我国研究生教育发展到相当规模、体系结构已经比较完善之后,战略重点应当转移到全面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上来。这既是研究生教育和高等教育发展的要求,也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两个一百年”中国梦的迫切要求。研究生教育质量是国家创新能力的关键要素,没有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质量,绝不可能有高水平的国家创新能力。质量问题的核心在于创新素质,研究生的创新素质不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研究生教育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问题。

现在,我们不但在研究生教育的规模上有前所未有的突破,而且建立健全了研究生教育培养的学科专业体系。不仅如此,还发展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专业学位教育的规模得到了快速增长,结构也得到了显著改善。

1999年,随着《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的出台,高等教育进入快速扩招阶段。

教育部官员关于我国高层次人才不足的说法,被一些专家视为继续加大研究生扩招的信号。

全面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必须加强培养能力建设。由于发展速度较快,加上地区、院校之间存在发展不均衡等问题,我国研究生教育的培养能力还不能尽如人意。部分地区、高校研究生教育的学科专业基础比较薄弱,导师队伍结构欠合理、指导能力不强,研究生的学习方式方法陈旧、学习能力不高,研究生教育设施条件简陋,质量保障体系不完善,领导管理工作越位和缺位现象同时存在,这些问题都严重地影响了研究生教育的培养能力,导致部分高校或学科和专业研究生培养水平不高,质量不能令人满意。

规模的扩大和体系的完善只是表明我国研究生教育具有了培养高层次人才的基础和潜力,培养能力的高低则直接决定研究生教育的水平和质量。一个低水平的庞大体系是不可能有多大的积极影响的,更不可能有国际竞争力。追求高水平和高质量是研究生教育永恒的目标,在我国研究生教育发展到相当规模、体系结构已经比较完善之后,战略重点应当转移到全面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上来。这既是研究生教育和高等教育发展的要求,也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两个一百年”中国梦的迫切要求。研究生教育质量是国家创新能力的关键要素,没有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质量,绝不可能有高水平的国家创新能力。质量问题的核心在于创新素质,研究生的创新素质不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研究生教育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问题。

进入2008年,教育部表示1999年开始的扩招过于急躁,并逐渐控制扩招比例。教育部前副部长吴启迪在同济大学[微博]举行的“2007年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开幕式上透露,我国研究生扩招比例将控制在5%以内,研究生培养要从扩大规模向提高质量转变。

1999年,随着《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的出台,高等教育进入快速扩招阶段。

加强培养能力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既涉及政府、高校和社会有关组织,也涉及导师和研究生;既有实验室、工作室、仪器设备等硬件问题,也有教育理念认识和态度、人才培养方案、管理制度、服务体系等软件问题。在众多要素中,高校学科专业办学能力建设是基础,导师指导能力建设是核心,研究生学习能力是关键。

全面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必须加强培养能力建设。由于发展速度较快,加上地区、院校之间存在发展不均衡等问题,我国研究生教育的培养能力还不能尽如人意。部分地区、高校研究生教育的学科专业基础比较薄弱,导师队伍结构欠合理、指导能力不强,研究生的学习方式方法陈旧、学习能力不高,研究生教育设施条件简陋,质量保障体系不完善,领导管理工作越位和缺位现象同时存在,这些问题都严重地影响了研究生教育的培养能力,导致部分高校或学科和专业研究生培养水平不高,质量不能令人满意。

然而,随着2009年我国开始积极推进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研究生扩招再次迎来契机。据杜占元透露,自1981年我国学位制度建立以来,30多年间共培养博士研究生49万人,硕士研究生426万人,其中近5年培养的研究生约占培养总量的50%。

进入2008年,教育部表示1999年开始的扩招过于急躁,并逐渐控制扩招比例。教育部前副部长吴启迪在同济大学[微博]举行的“2007年全国博士生学术论坛”开幕式上透露,我国研究生扩招比例将控制在5%以内,研究生培养要从扩大规模向提高质量转变。

加强研究生培养能力建设,要多管齐下,政府、高校、社会、导师和研究生各尽其责。政府做好研究生教育宏观管理,加强立法和规划,协调和落实研究生教育拨款与资助,创造有利于高校与社会有关组织协同开展研究生教育的条件,促进合作教育。高校树立质量是生命线的研究生教育理念,加强硬件设施条件建设,落实导师队伍建设计划,为导师和研究生提供优良的软硬条件,健全内部质量保障体系。社会有关组织积极参与研究生教育,与高校合作,建立多种形式和机制的协同教育模式。导师不断加强师德修养和学术修养,提高学术水平,总结研究生培养的经验教训,不断改进指导方式,提高指导能力。研究生则专心务本,勤勉励志,全心投入课程学习、课题研究和其他学习活动,不断改进学习和研究方式方法,提高学习效率和质量。

加强培养能力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既涉及政府、高校和社会有关组织,也涉及导师和研究生;既有实验室、工作室、仪器设备等硬件问题,也有教育理念认识和态度、人才培养方案、管理制度、服务体系等软件问题。在众多要素中,高校学科专业办学能力建设是基础,导师指导能力建设是核心,研究生学习能力是关键。

记者查阅教育部网站公布的2011~2014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计划的通知发现,我国研究生招生总规模从2011年的560495人,一直扩大到2014年的631020人,2014年比2011年增加了12.6%。不过,2012~2014年的增幅逐渐减缓,分别为4.3%、4.0%和3.8%。

然而,随着2009年我国开始积极推进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研究生扩招再次迎来契机。据杜占元透露,自1981年我国学位制度建立以来,30多年间共培养博士研究生49万人,硕士研究生426万人,其中近5年培养的研究生约占培养总量的50%。

(作者系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原标题:研究生教育亟需“由胖变壮”)

加强研究生培养能力建设,要多管齐下,政府、高校、社会、导师和研究生各尽其责。政府做好研究生教育宏观管理,加强立法和规划,协调和落实研究生教育拨款与资助,创造有利于高校与社会有关组织协同开展研究生教育的条件,促进合作教育。高校树立质量是生命线的研究生教育理念,加强硬件设施条件建设,落实导师队伍建设计划,为导师和研究生提供优良的软硬条件,健全内部质量保障体系。社会有关组织积极参与研究生教育,与高校合作,建立多种形式和机制的协同教育模式。导师不断加强师德修养和学术修养,提高学术水平,总结研究生培养的经验教训,不断改进指导方式,提高指导能力。研究生则专心务本,勤勉励志,全心投入课程学习、课题研究和其他学习活动,不断改进学习和研究方式方法,提高学习效率和质量。

近年来,盲目扩招被视作研究生教育质量下降的重要原因。

记者查阅教育部网站公布的2011~2014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计划的通知发现,我国研究生招生总规模从2011年的560495人,一直扩大到2014年的631020人,2014年比2011年增加了12.6%。不过,2012~2014年的增幅逐渐减缓,分别为4.3%、4.0%和3.8%。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作者: 别敦荣 厦门大学[微博]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商报》刊文指出,大学里的一名硕士生导师一般需要指导4名以上的全日制硕士生,指导的在职学习的专业硕士生平均达到五六名甚至10名以上,已经处于满负荷高压力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扩招,将给导师造成更大的工作压力甚至伤害。在此情况下,部分导师对学生的指导难免流于形式,研究生教育实际上变成了“本科后”教育,专业研究能力的提升无从谈起。

近年来,盲目扩招被视作研究生教育质量下降的重要原因。

研究生盲目扩招,还会导致高校对本科教育的忽视,本科学生获得知识和就业机会的成本越来越高。国务院学位办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获准授予学士学位的大学有700多所,美国有1000多所,但我们拥有博士学位授权资格的高校超过310所,而美国只有253所。当下,很多本科生实际上是把深造当作逃避就业压力的途径。社会上也形成了一种唯学历论的风气。某国企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每年提供的一些岗位,本科生完全可以胜任,但在目前形势下只能优先录取学历高的毕业生。

《北京商报》刊文指出,大学里的一名硕士生导师一般需要指导4名以上的全日制硕士生,指导的在职学习的专业硕士生平均达到五六名甚至10名以上,已经处于满负荷高压力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扩招,将给导师造成更大的工作压力甚至伤害。在此情况下,部分导师对学生的指导难免流于形式,研究生教育实际上变成了“本科后”教育,专业研究能力的提升无从谈起。

近年来,部分高校盲目扩招已经超出了其资源承受力。据《新京报》报道,今年北大、北师大[微博]等高校均在招生简章写明,部分专业型硕士生均需自理住宿等费用。

研究生盲目扩招,还会导致高校对本科教育的忽视,本科学生获得知识和就业机会的成本越来越高。国务院学位办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获准授予学士学位的大学有700多所,美国有1000多所,但我们拥有博士学位授权资格的高校超过310所,而美国只有253所。当下,很多本科生实际上是把深造当作逃避就业压力的途径。社会上也形成了一种唯学历论的风气。某国企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每年提供的一些岗位,本科生完全可以胜任,但在目前形势下只能优先录取学历高的毕业生。

不过,一些高校并未停止扩招脚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指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高校追求教育GDP的思维未变。不少高校认为,只有举办研究生教育,甚至研究生规模超过本科生规模,才是学校水平高的表现。

近年来,部分高校盲目扩招已经超出了其资源承受力。据《新京报》报道,今年北大、北师大[微博]等高校均在招生简章写明,部分专业型硕士生均需自理住宿等费用。

他还指出,扭转扩张趋势面临强大现实利益的阻力,包括,如果缩小研究生招生规模,大学本科毕业生的出路就会进一步减少;如果控制研究生规模,有的学校的硕导、博导就要竞争上岗。再就是,有的高校还想进一步升格,增设硕士点、博士点。

不过,一些高校并未停止扩招脚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指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高校追求教育GDP的思维未变。不少高校认为,只有举办研究生教育,甚至研究生规模超过本科生规模,才是学校水平高的表现。

“追求高水平和高质量是研究生教育永恒的目标,在我国研究生教育发展到相当规模、体系结构已经比较完善之后,战略重点应当转移到全面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上来。” 厦门大学[微博]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别敦荣表示,研究生教育质量是国家创新能力的关键要素,没有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质量,绝不可能有高水平的国家创新能力。

他还指出,扭转扩张趋势面临强大现实利益的阻力,包括,如果缩小研究生招生规模,大学本科毕业生的出路就会进一步减少;如果控制研究生规模,有的学校的硕导、博导就要竞争上岗。再就是,有的高校还想进一步升格,增设硕士点、博士点。

别敦荣建议,加强研究生培养能力建设,要多管齐下,政府、高校、社会、导师和研究生各尽其责。政府做好研究生教育宏观管理,协调和落实研究生教育拨款与资助。高校树立质量是生命线的研究生教育理念,加强硬件设施条件建设,落实导师队伍建设计划,为导师和研究生提供优良的软硬条件,健全内部质量保障体系。社会有关组织积极参与研究生教育,与高校合作,建立多种形式和机制的协同教育模式。导师不断加强师德修养和学术修养,总结研究生培养的经验教训,改进指导方式,提高指导能力。研究生则专心务本,勤勉励志,全心投入课程学习、课题研究和其他学习活动,不断改进学习和研究方法,提高学习效率和质量。

“追求高水平和高质量是研究生教育永恒的目标,在我国研究生教育发展到相当规模、体系结构已经比较完善之后,战略重点应当转移到全面提高研究生教育质量上来。” 厦门大学[微博]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别敦荣表示,研究生教育质量是国家创新能力的关键要素,没有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质量,绝不可能有高水平的国家创新能力。

熊丙奇认为,我国当前最紧迫的是借鉴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和学校办学制度,切实实行管办评分离,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建立学校现代治理结构。

别敦荣建议,加强研究生培养能力建设,要多管齐下,政府、高校、社会、导师和研究生各尽其责。政府做好研究生教育宏观管理,协调和落实研究生教育拨款与资助。高校树立质量是生命线的研究生教育理念,加强硬件设施条件建设,落实导师队伍建设计划,为导师和研究生提供优良的软硬条件,健全内部质量保障体系。社会有关组织积极参与研究生教育,与高校合作,建立多种形式和机制的协同教育模式。导师不断加强师德修养和学术修养,总结研究生培养的经验教训,改进指导方式,提高指导能力。研究生则专心务本,勤勉励志,全心投入课程学习、课题研究和其他学习活动,不断改进学习和研究方法,提高学习效率和质量。

熊丙奇认为,我国当前最紧迫的是借鉴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和学校办学制度,切实实行管办评分离,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建立学校现代治理结构。

本文由大发国际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