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青春最美丽,在塞罕坝上筑出奇迹

作者:大发文学

上世纪60年代初,为减少京津冀地区的风沙危害,国家指定由林业部和河北省在承德境内高原荒漠塞罕坝上建立机械林场,抵御浑善达克和科尔沁沙地南侵。电视剧《最美的青春》讲述了以主人公冯程、覃雪梅等为代表的第一代造林人带领当地干部群众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传奇故事。该剧自播出以来得到广泛关注,更在荧屏精彩纷呈的暑期,回答了观众什么样的青春最美丽。在8月21日由中国电视艺委会主办的电视剧《最美的青春》专家研讨会上,专家学者与主创代表就该剧创作初衷、叙事手法、文化内涵等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与解读。

林业大学毕业生覃雪梅来到塞罕坝的几十年,她热血过、沮丧过,也犹豫过,最终成为坚定的林业战士。图为该剧剧照。

三代人,50余年,从一棵树到一片林海,塞罕坝的绿野奇迹,正以电视剧的方式为更多人了解。
近日,《最美的青春》在央视一套开播,讴歌塞罕坝几代造林人创造的生态奇迹,诠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该剧由郭靖宇监制,巨兴茂执导。
何谓 “最美”?那是电视剧开拍前就明明白白写在真实世界的——以滚烫的青春许国,留卓绝的奋斗于土地;功成不必在我,功成一定有我——几代人伏冰卧雪的接力奋斗,当然最美。
何谓“最美”?随着电视剧创作层层推进,主创们还悟出更深的意涵。演员奚望是剧中“拓荒青年”的扮演者之一。这名 90后说:“越是走进角色,越是感谢这次经历。作为年轻的从业者,能在演艺生涯初期就遇到这样的作品,是一名演员最美的青春。”
“看到剧中每一抹绿色,希望所有人记得他们”
北京向北400多公里,河北省最北端,一弯深深的绿色镶嵌于此,为京津冀筑起一道防沙涵水的绿色长城。这里如今是中国的一处绿色地标。
《最美的青春》第一集,身背一架手风琴,满怀憧憬的冯程在沙地里向老乡询问: “请问塞罕坝怎么走?”老乡答: “这里就是。”年轻人有些难以置信: “‘塞罕坝’是蒙汉合璧语,意为 ‘美丽的高岭’,怎么会是这里呢?”开篇不到五分钟,眼前的一切戳破了他的浪漫想象:路,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沙地;风,是从不讲人情,会将迎亲队伍埋在黄沙里的凶神恶煞。
这些画面,都存档于上世纪60年代的承德。事实上,承德在辽金时期,被称作 “千里松林”;清朝,这里还曾设 “木兰围场”。只因清廷的荒唐开垦,此地植被遭受破坏,原始森林荡然无存。1962年,我国决定在此建造大型机械化林场,电视剧便以此为背景。
荧屏上,369人肩负使命豪迈上坝。他们来自全国18个省区市,平均年龄不到24岁,约三分之一是刚走出林业学校的大中专毕业生。这些数据,都与现实严丝合缝。而 “献完青春献子孙”的造林者化身剧中的冯程、覃雪梅、赵天山等人,将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卓绝、梦想年华,带到观众面前。
“我们拍摄用了五个多月,他们创造奇迹却走过了50多年。”监制郭靖宇是土生土长的承德人。从小听着塞罕坝故事的他,说得异常动容: “一部电视剧无法穷尽所有的铁马冰河,但仅仅是艺术的浓缩,已足够震撼。”剧中的年轻人们初上坝时心态并不一致:有人带着血勇响应国家号召,有人是 “林二代”子承父业,也有的是追随爱情而来。但正如他们的原型,只要在塞罕坝扎下来,往往就是一生,心甘情愿为青山绿水付出一切。剧中的造林事业历尽艰难:幼苗夭折,雨凇灾害,酷寒封冻,专家否决,百年不遇的大旱……但正如现实中所发生的,即便打击连着打击,即便白发换了青丝,但一代代 “塞罕坝人”终于把昔年飞鸟不栖的荒原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海。
故事里的冯程年龄跨度20岁到75岁。古稀之年,他再次上坝,满目葱茏投进眼底, “我们把最美的青春和炙热的眼泪都留在了这里,值得呀!”冯程的扮演者刘智扬说,每当片花放到这里,自己都会热了眼眶: “那里的每一棵树都是他们用汗水、泪水甚至血水浇灌的。当观众看到剧中每一抹绿色,希望所有人记得他们。”
“拍摄的过程像取经,塞罕坝精神就是‘真经’”
塞罕坝这个绿色地标的背后,内涵太过丰富:拼搏的记忆,集体和个体的理想汇流,一泓祖国大地浸润出的晶莹热泪。为这段当代奋斗史留下丰满而动人的乐章,是创作者回馈时代的一种自觉。在采访中, “责任感” “使命感”是所有人都提及的关键词。
162天的拍摄时间,剧组辗转北京、天津、杭州、承德塞罕坝、内蒙古乌拉盖、多伦、克什克腾旗、乌丹八地取景。他们深入过真正的沙漠、雪地,也经历了高原、风沙、暴雪、极寒等恶劣环境的考验。为了真实再现50多年前大规模机械造林的场景,剧组找到几位老机械师,重新制作了四台植苗机用于拍摄。不怕“折腾”,是因为郭靖宇执著于真实。他相信,唯有真才能激发演员最天然的反应,唯有最真的表演才能从荧屏走进人心,“为塞罕坝精神作传,是时代给予创作者的重托,我们必须对得起50多年来塞罕坝的建设者们”。
环境的挑战让年轻演员们受益匪浅,人物的精神世界更撼动着这批90后的内心。以冯程为例,他原以为塞罕坝是世外桃源,迎接他的却是一片荒芜。女友悄悄离开,他该何去何从?身边的 “伙伴”只有一条捡来的野狗 “星期六”,他该怎样守住寂寞?而当林场正式建立、自己的造林理念与覃雪梅等伙伴发生冲突时,他又该如何把 “一个人的事业”真正视作 “国家的生态建设”?剧中人有困惑,年轻演员们也随之一步步思考。
身与心的双重磨练,让剧组的年轻人发此感慨: “拍摄的过程像取经,塞罕坝精神就是 ‘真经’。”
都说影视圈是距离名利场最近的地方,那么在个人演艺生涯的开端拥有一份塞罕坝上的记忆,弥足珍贵。“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会真真切切影响和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对造林人如此,对年轻演员或许也一样。(记者 王彦)

讴歌塞罕坝几代造林人的电视剧在央视开播,90后演员诠释“拓荒青年”

什么样的青春最美丽?有专家谈到,剧中以冯程、覃雪梅为代表的第一代造林人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他们主动挑战艰苦、攻坚克难、不怕牺牲,变不可能为可能,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去创造奇迹,这就是最美的青春。该剧克服了众多英模剧中人物刻板生硬的问题,以鲜活的人物塑造生动诠释了塞罕坝精神,而不是符号化的主题表达,作品极富感染力。

三代人,50余年,从一棵树到一片林海,塞罕坝的绿野奇迹,正以电视剧的方式为更多人了解。

《最美的青春》:在塞罕坝上筑出奇迹

与会专家认为,这种艺术感染力主要来源于以下三个方面。第一,该剧给予人物前史交代,牢牢抓住了核心人物冯程的塑造。有专家谈到,许多英模片往往不交代人物前史,人物生来不食人间烟火,只帮别人不帮自己,做好人好事却缺少充分的行为逻辑。但是该剧几乎交代了全部人物的前史,把个人需求同国家使命感有机结合在一起。尤其是对于核心人物冯程的塑造,专家们给予了高度认可,认为开篇冯程的叛逆任性与其后潜移默化的改变,都基于前情的铺垫,他不是一个精神分离的空壳,而是活灵活现的立体的人。冯程由不成熟到成熟,从个人英雄主义到集体英雄主义,人物的成长蜕变进一步升华了该剧主题。第二,该剧使用了象征、比拟等手法,具有高度自觉的文学性追求。《最美的青春》用一棵树、一个人、一条狗、一片荒山为观众制造了一个有别于生活常态的陌生化情境。例如埋着冯程父亲忠骨的一棵树,树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冯程的根,更是冯程的希望,正是这棵树让上坝的冯程有了能种活树的信念,从一个人的坚守到一群人的努力,成就了从一棵树到50年后百万亩林海的绿色奇迹;忠犬星期六同样给专家留下了深刻印象,星期六和冯程相依相伴,从某种程度而言星期六也是先遣队的一员,从而有了托物言志的内涵。第三,匠心打造,行业特色把握到位,细节表现生动感人。植树造林题材本身带有行业特色,主创团队下大功夫,例如剧中关于种树三年不活,是选择坝上育苗、坝下育苗、遮光育苗还是全光育苗,种子消毒的高锰酸钾浓度等一系列争论,都体现了该剧的专业性。有专家认为,行业剧不好拍,以往在牵扯行业的影视作品中往往会对人物工作中专业性的东西忽略处理,例如医疗剧中经常用情感表现替代专业表现。值得称赞的是,该剧将植树育苗专业性的知识与人物塑造有机结合起来,人物形象更加丰满。台词中的专业术语使用离不开主创深入生活、全面了解相关专业知识的前期准备。该剧的细节表现进一步增强了其艺术感染力,有专家举例谈到,剧中赶着马车送粮中途冻成冰雕的老刘头,在恶劣的白毛风天气下孟月不小心将惟一的儿子捂死的场景等细节,都蕴含着浓郁的悲剧美学色彩,带给观众极大震撼。

昨晚, 《最美的青春》在央视一套开播,讴歌塞罕坝几代造林人创造的生态奇迹,诠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该剧由郭靖宇监制,巨兴茂执导。

■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凌晨4点出发摸黑进沙漠、打井抽水造雪、冒着零下30℃严寒坚持拍摄,剧组主创戏里戏外将塞罕坝精神进行到底。研讨会上,冯程扮演者刘智扬谈到,“这次拍摄历时162天,跨越春秋冬三季,剧组辗转八个地方拍摄。通过饰演冯程,我见证了塞罕坝从一片荒芜成为浩瀚林海,受到了三代人用热血青春走出的坎坷造林路、用再生动的文献资料都不及身临其境的冲击。我用最美的青春演绎了《最美的青春》。”

何谓 “最美”?那是电视剧开拍前就明明白白写在真实世界的——以滚烫的青春许国,留卓绝的奋斗于土地;功成不必在我,功成一定有我——几代人伏冰卧雪的接力奋斗,当然最美。

三代人,50余年,从一棵树到一片林海,塞罕坝的绿野奇迹,正以电视剧的方式为更多人了解。

何谓“最美”?随着电视剧创作层层推进,主创们还悟出更深的意涵。演员奚望是剧中“拓荒青年”的扮演者之一。这名 90后说:“越是走进角色,越是感谢这次经历。作为年轻的从业者,能在演艺生涯初期就遇到这样的作品,是一名演员最美的青春。”

昨晚, 《最美的青春》在央视一套开播,讴歌塞罕坝几代造林人创造的生态奇迹,诠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该剧由郭靖宇监制,巨兴茂执导。

“看到剧中每一抹绿色,希望所有人记得他们”

大发国际网址,何谓 “最美”?那是电视剧开拍前就明明白白写在真实世界的——以滚烫的青春许国,留卓绝的奋斗于土地;功成不必在我,功成一定有我——几代人伏冰卧雪的接力奋斗,当然最美。

北京向北400多公里,河北省最北端,一弯深深的绿色镶嵌于此,为京津冀筑起一道防沙涵水的绿色长城。这里如今是中国的一处绿色地标。

何谓“最美”?随着电视剧创作层层推进,主创们还悟出更深的意涵。演员奚望是剧中“拓荒青年”的扮演者之一。这名 90后说:“越是走进角色,越是感谢这次经历。作为年轻的从业者,能在演艺生涯初期就遇到这样的作品,是一名演员最美的青春。”

《最美的青春》第一集,身背一架手风琴,满怀憧憬的冯程在沙地里向老乡询问: “请问塞罕坝怎么走?”老乡答: “这里就是。”年轻人有些难以置信: “‘塞罕坝’是蒙汉合璧语,意为 ‘美丽的高岭’,怎么会是这里呢?”开篇不到五分钟,眼前的一切戳破了他的浪漫想象:路,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沙地;风,是从不讲人情,会将迎亲队伍埋在黄沙里的凶神恶煞。

“看到剧中每一抹绿色,希望所有人记得他们”

这些画面,都存档于上世纪60年代的承德。事实上,承德在辽金时期,被称作 “千里松林”;清朝,这里还曾设 “木兰围场”。只因清廷的荒唐开垦,此地植被遭受破坏,原始森林荡然无存。1962年,我国决定在此建造大型机械化林场,电视剧便以此为背景。

北京向北400多公里,河北省最北端,一弯深深的绿色镶嵌于此,为京津冀筑起一道防沙涵水的绿色长城。这里如今是中国的一处绿色地标。

荧屏上,369人肩负使命豪迈上坝。他们来自全国18个省区市,平均年龄不到24岁,约三分之一是刚走出林业学校的大中专毕业生。这些数据,都与现实严丝合缝。而 “献完青春献子孙”的造林者化身剧中的冯程、覃雪梅、赵天山等人,将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卓绝、梦想年华,带到观众面前。

《最美的青春》第一集,身背一架手风琴,满怀憧憬的冯程在沙地里向老乡询问: “请问塞罕坝怎么走?”老乡答: “这里就是。”年轻人有些难以置信: “‘塞罕坝’是蒙汉合璧语,意为 ‘美丽的高岭’,怎么会是这里呢?”开篇不到五分钟,眼前的一切戳破了他的浪漫想象:路,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沙地;风,是从不讲人情,会将迎亲队伍埋在黄沙里的凶神恶煞。

“我们拍摄用了五个多月,他们创造奇迹却走过了50多年。”监制郭靖宇是土生土长的承德人。从小听着塞罕坝故事的他,说得异常动容: “一部电视剧无法穷尽所有的铁马冰河,但仅仅是艺术的浓缩,已足够震撼。”剧中的年轻人们初上坝时心态并不一致:有人带着血勇响应国家号召,有人是 “林二代”子承父业,也有的是追随爱情而来。但正如他们的原型,只要在塞罕坝扎下来,往往就是一生,心甘情愿为青山绿水付出一切。剧中的造林事业历尽艰难:幼苗夭折,雨凇灾害,酷寒封冻,专家否决,百年不遇的大旱……但正如现实中所发生的,即便打击连着打击,即便白发换了青丝,但一代代 “塞罕坝人”终于把昔年飞鸟不栖的荒原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海。

这些画面,都存档于上世纪60年代的承德。事实上,承德在辽金时期,被称作 “千里松林”;清朝,这里还曾设 “木兰围场”。只因清廷的荒唐开垦,此地植被遭受破坏,原始森林荡然无存。1962年,我国决定在此建造大型机械化林场,电视剧便以此为背景。

故事里的冯程年龄跨度20岁到75岁。古稀之年,他再次上坝,满目葱茏投进眼底, “我们把最美的青春和炙热的眼泪都留在了这里,值得呀!”冯程的扮演者刘智扬说,每当片花放到这里,自己都会热了眼眶: “那里的每一棵树都是他们用汗水、泪水甚至血水浇灌的。当观众看到剧中每一抹绿色,希望所有人记得他们。”

荧屏上,369人肩负使命豪迈上坝。他们来自全国18个省区市,平均年龄不到24岁,约三分之一是刚走出林业学校的大中专毕业生。这些数据,都与现实严丝合缝。而 “献完青春献子孙”的造林者化身剧中的冯程、覃雪梅、赵天山等人,将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卓绝、梦想年华,带到观众面前。

“拍摄的过程像取经,塞罕坝精神就是‘真经’”

“我们拍摄用了五个多月,他们创造奇迹却走过了50多年。”监制郭靖宇是土生土长的承德人。从小听着塞罕坝故事的他,说得异常动容: “一部电视剧无法穷尽所有的铁马冰河,但仅仅是艺术的浓缩,已足够震撼。”剧中的年轻人们初上坝时心态并不一致:有人带着血勇响应国家号召,有人是 “林二代”子承父业,也有的是追随爱情而来。但正如他们的原型,只要在塞罕坝扎下来,往往就是一生,心甘情愿为青山绿水付出一切。剧中的造林事业历尽艰难:幼苗夭折,雨凇灾害,酷寒封冻,专家否决,百年不遇的大旱……但正如现实中所发生的,即便打击连着打击,即便白发换了青丝,但一代代 “塞罕坝人”终于把昔年飞鸟不栖的荒原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海。

塞罕坝这个绿色地标的背后,内涵太过丰富:拼搏的记忆,集体和个体的理想汇流,一泓祖国大地浸润出的晶莹热泪。为这段当代奋斗史留下丰满而动人的乐章,是创作者回馈时代的一种自觉。在采访中, “责任感” “使命感”是所有人都提及的关键词。

故事里的冯程年龄跨度20岁到75岁。古稀之年,他再次上坝,满目葱茏投进眼底, “我们把最美的青春和炙热的眼泪都留在了这里,值得呀!”冯程的扮演者刘智扬说,每当片花放到这里,自己都会热了眼眶: “那里的每一棵树都是他们用汗水、泪水甚至血水浇灌的。当观众看到剧中每一抹绿色,希望所有人记得他们。”

162天的拍摄时间,剧组辗转北京、天津、杭州、承德塞罕坝、内蒙古乌拉盖、多伦、克什克腾旗、乌丹八地取景。他们深入过真正的沙漠、雪地,也经历了高原、风沙、暴雪、极寒等恶劣环境的考验。为了真实再现50多年前大规模机械造林的场景,剧组找到几位老机械师,重新制作了四台植苗机用于拍摄。不怕“折腾”,是因为郭靖宇执著于真实。他相信,唯有真才能激发演员最天然的反应,唯有最真的表演才能从荧屏走进人心,“为塞罕坝精神作传,是时代给予创作者的重托,我们必须对得起50多年来塞罕坝的建设者们”。

“拍摄的过程像取经,塞罕坝精神就是‘真经’”

环境的挑战让年轻演员们受益匪浅,人物的精神世界更撼动着这批90后的内心。以冯程为例,他原以为塞罕坝是世外桃源,迎接他的却是一片荒芜。女友悄悄离开,他该何去何从?身边的 “伙伴”只有一条捡来的野狗 “星期六”,他该怎样守住寂寞?而当林场正式建立、自己的造林理念与覃雪梅等伙伴发生冲突时,他又该如何把 “一个人的事业”真正视作 “国家的生态建设”?剧中人有困惑,年轻演员们也随之一步步思考。

塞罕坝这个绿色地标的背后,内涵太过丰富:拼搏的记忆,集体和个体的理想汇流,一泓祖国大地浸润出的晶莹热泪。为这段当代奋斗史留下丰满而动人的乐章,是创作者回馈时代的一种自觉。在采访中, “责任感” “使命感”是所有人都提及的关键词。

身与心的双重磨练,让剧组的年轻人发此感慨: “拍摄的过程像取经,塞罕坝精神就是 ‘真经’。”

162天的拍摄时间,剧组辗转北京、天津、杭州、承德塞罕坝、内蒙古乌拉盖、多伦、克什克腾旗、乌丹八地取景。他们深入过真正的沙漠、雪地,也经历了高原、风沙、暴雪、极寒等恶劣环境的考验。为了真实再现50多年前大规模机械造林的场景,剧组找到几位老机械师,重新制作了四台植苗机用于拍摄。不怕“折腾”,是因为郭靖宇执著于真实。他相信,唯有真才能激发演员最天然的反应,唯有最真的表演才能从荧屏走进人心,“为塞罕坝精神作传,是时代给予创作者的重托,我们必须对得起50多年来塞罕坝的建设者们”。

都说影视圈是距离名利场最近的地方,那么在个人演艺生涯的开端拥有一份塞罕坝上的记忆,弥足珍贵。“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会真真切切影响和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对造林人如此,对年轻演员或许也一样。

环境的挑战让年轻演员们受益匪浅,人物的精神世界更撼动着这批90后的内心。以冯程为例,他原以为塞罕坝是世外桃源,迎接他的却是一片荒芜。女友悄悄离开,他该何去何从?身边的 “伙伴”只有一条捡来的野狗 “星期六”,他该怎样守住寂寞?而当林场正式建立、自己的造林理念与覃雪梅等伙伴发生冲突时,他又该如何把 “一个人的事业”真正视作 “国家的生态建设”?剧中人有困惑,年轻演员们也随之一步步思考。

身与心的双重磨练,让剧组的年轻人发此感慨: “拍摄的过程像取经,塞罕坝精神就是 ‘真经’。”

都说影视圈是距离名利场最近的地方,那么在个人演艺生涯的开端拥有一份塞罕坝上的记忆,弥足珍贵。“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会真真切切影响和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对造林人如此,对年轻演员或许也一样。

本文由大发国际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